咨询热线:13616262677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成立于1951年,乃是全球历史最悠久、会
   员最多的催眠师协会
  全球最具公信力的催眠协会;拥有10000
   多名NGH催眠导师,遍布30多个国家
  拥有20多万名合格的NGH催眠治疗师,遍
   布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影响力
   最大的催眠协会
  每年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有数百场催眠
   演讲与工作坊,交流最新催眠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催眠治疗治疗实录文章内容     [字体: ]
死亡恐惧症、焦虑症、强迫症之催眠实录
[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 | 作者: 黄雄斌导师 | 发布时间: 2010-10-31 | 点击数: 10167 ]

这个个案,是一位来自香港的女士,目前已经迁居上海,年龄大约30岁,是一家服装企业营销经理。她身材适中,不胖不瘦,衣着打扮比较时尚、休闲,言谈举止看起来还算正常;只是看起来特别警觉,对人对事都充满怀疑和警惕;脸上表情看起来很痛苦、很迷茫,内心充满惶恐与焦虑,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心事重重的样子。下面是个案的自述:

感谢主让我有这次机会认识黄雄斌老师,让我得以有缘参加“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NGH证照班”。

由于家庭的问题,造成我在成长过程中有很多的障碍,我经常会感到恐惧、焦虑、强迫、不安全和多疑紧张。我出生在香港,3岁的时父母离异,当天我继母就搬进了我家。在我的记忆里,儿时的我把我继母当作了自己的母亲,但她非常的不喜欢我,经常告诉我她不是我的母亲,并且在我孩童时代多次冤枉我,包括冤枉我偷东西、偷钱、打我的两个弟弟,但事实是我从来没做过,我父亲为了这些事曾经打过我,最狠的一次也是我记忆最深的一次,他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那时候我大概4岁左右,开始时我并不承认,但后来实在是太疼了,而且他把我抓到了窗口说“如果我不承认,他就把我扔下去”。我非常惊吓,最后屈打成招,他打完我后就让我跪在房间里,跪了一个晚上,我内心感到无比的委屈。随后的一段时间,家人一直把我寄养在别人的家里,那里的姨有3个孩子,他们都比我大很多,在夜里他们经常会装鬼吓我,每次我家人买给我的发夹和文具都会被阿姨的女儿偷掉,然而阿姨知道了非但不责备她,反而会帮她女儿隐瞒。我的童年时代饱受了委屈和痛苦,我经常对着镜子去看自己哭的模样,而且非常想念父母。

后来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搬回了自己家住,在小学一年级我就留级,在课堂上我经常做白日梦。大概在6岁左右,我就开始思考关于生死的问题,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何在别的小孩在享受童年的快乐及天真时,我就开始思考这些离我很遥远的问题,因为别的同学在专心听课时,我经常会做白日梦,把自己的各种不愉快的感受都放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不安全感,还有我认为没有人可以依靠。并且,我常常想人活在世界上迟早都要走的,读书有何意义?活着又有何意义?

在我12岁的那年,我继母曾经因为跟我父亲争执而把我毒打一顿,我脸颊上都被她那又长又尖的红指甲给抓伤,我当时非常恐惧,当我父亲发现时他非常生气地把她压在地上,我继母就从桌子上拿了小剪刀刺我父亲,我非常害怕,我父亲手上都是血,我在极度的恐惧下连鞋子都没穿就哭着冲出来家门。在我的记忆中他们经常争吵,而且每次争吵都会动手,我有时会跑过去挡着他们、劝他们,有时候我会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恐惧、害怕没有感受到任何爱;我内心深深地觉得我父母为何要把我生下来,让我这么痛苦?

13岁那年,我上了初中。从此我开始自己一个人生活,我经历了更多不同的经验,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变得非常叛逆,学会抽烟,并且结交了很多坏朋友,我经常在外面玩,经常不回家,整天沉浸在玩乐以及做些没意义的事情上。我人生中的这些经历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人性的邪恶,我发现原来一个人心里是可以隐藏很多的秘密以及邪恶的想法,我感觉如果把我们每个人脑海里的画面用投影仪放出来给别人看或给自己看,应该都会被吓一跳。我开始对生死及人性有很解不开的疑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16岁那年上高中了,我决定自己到美国去生活,决定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在美国,我开始过上比较正常的生活,我觉得跟以前不一样,那个过去只会玩乐和虚度光阴的我竟然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我,我爱上自读和结交对自己有正面影响的朋友。但过了没几年,我的问题又开始出现了,我整天觉得没自信和沉浸在自己对过去的无知的后悔中,曾经有段时间我很想自杀,同时,我深刻地感觉到我很想要改变,右后背又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后拉。我非常幸运,因为我的痛苦和无助让我开始在宗教及自我成长学(self development)方面找答案,我曾经信仰过佛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由于缘分的关系,最后我领洗成为基督徒。加上在那段时间,我的同事介绍我去上了许多自我成长课程,我的生活和灵性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我找到了人生的一些方向。

在2003年左右,我父亲让我从美国搬到了上海,我的内心很心酸,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那个让我觉得虚假恶心、对我而言毫无意义的“家”,但由于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言听计从, 我就搬到了上海。在我搬到上海的第一年,直到我来上课的第一天,我从来都没有一刻高兴的时候,就算有也不过是来自虚假,我感到无助和空虚。其实在我身边曾经也有些朋友是出自真心的对我好,但我觉得那似乎没什么意义。我经常到教会,有时候我会祷告,但我感觉我完全听不到、也感觉不到上帝的声音,好像是自己对着空气在诉苦;但我又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上帝,那就算我学到再多的自我提升方法、获得再多的自我顿悟,又有什么用呢?因为我知道最大的力量就是爱,而这是不管我学习任何哲学或激励学都填补不了的!

在那段日子里,我的恐惧、强迫、不安全感经常的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最严重的部分是我经常害怕死亡、失去和疾病,而且已经到了不理智的地步,只要我感觉有哪里不舒服,我就会幻想自己得了绝症,经常到医院去检查,每次等报告我都非常焦虑和害怕,觉得一定有问题,另外,我之前曾经交往过的一个男友,我也经常会觉得他可能有艾滋病会传给我,因此我会跑到医院去检测,我身边的朋友读认为我太神经质,但我内心真的非常恐惧,我觉得现在的男女性生活都很随便,非常危险,我甚至有时候不想交男朋友,但我又觉得非常孤单和空虚,需要有个家,处于一个很矛盾的状态。

就这样在痛苦中一直煎熬到2010年,这8年来我一直都活在苦闷的抑郁状态中,一直在寻找答案,但在这条道路上难免会碰到很多挫折。直到这次来到黄老师的艾瑞克森催眠课堂,我才感觉到我终于有了力量去克服我的问题。其实,说起来也有些惭愧,在我来黄老师这里学习之前,大约在2月份,我已经去另外一家催眠机构学习过催眠,而且,在我去那边学习之前,我还把那家机构的课程跟黄老师的课程进行过对比,两家机构我都上门拜访过,最后因为那边学费比黄老师这边便宜两三千元,所以,最后我选择了去那边学习。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六七天学习下来之后,我感到更加的痛苦、恐惧。在我去学习之前,那些困扰我多年的痛苦都压抑在潜意识中,所以意识上虽然觉得很压抑、很无助,但没那么痛苦;可是经过那几天的学习,那些压抑了多年的痛苦全部都被搅出来了,却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也没有好的方法去自我治疗,而且,其中有很多佛教、灵修的东西跟我的宗教信仰产生了冲突,我深刻地感觉自己是罪人,还整天担心会受到上帝的惩罚,所以我感到非常恐惧、非常痛苦,感觉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快要崩溃了。

有时候我也觉得我的想法很偏激很好笑,但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我的负面暗示非常严重,同时非常害怕,只要旁边有比较大的噪音,我都会恐惧,我觉得我无法找到答案,最近这两个月我满脑子都是疾病、恐惧,甚至已经影响到我的生理状况了。所以,在无奈之下,我才决定再次到黄老师这里来学习,期望能够帮我走出困境,让我能够找到内心的宁静。

在到黄老师这边学习的时候,开始我不好意思跟他说我去那边学习过催眠,只说我有个朋友去学习过,因为我觉得很惭愧。直到后来,为了解决我的问题,其中牵涉到某些东西,必须得告诉黄老师实情,我才说出了真相。我想,我的亲身经历对于那些正在寻求帮助的人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告诫大家不要走跟我一样的弯路。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个是永远的真理!黄老师的课程贵是有他的道理的。实际上,我们这期班上的同学们,在最后几天吃饭的时候,都私下议论,相对于黄老师所教授给我们的这套“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以及这套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帮助而言,黄老师的催眠课程学费实在是太便宜了!我们所获得的帮助和收获,远远超越了这13000元的学费!黄老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医者、学者,而不是一个商人。他是一个踏踏实实地埋头做学问的人,而不太懂得包装和市场运作。所以,表面看起来他身上的“光环”似乎比别的催眠老师少,但他的催眠实力和他能够带给学生和患者的帮助确实是最大的!因为,他是用自己的真心和独特的能量在帮助学员和患者,所以,他能够治愈那些多年来遍访知名心理机构、心理专家、催眠专家,却始终无法治愈的患者。

经过这8天7晚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课程”的学习和训练,我的收获、成长和改变远远超出了我最初的预期。首先,我体验到其实改变的力量就在我们自己的潜意识里面,只不过我们以前忽略它太久了,也不知道如何去运用这些潜意识的力量!而“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透过不同的方式来告诉我们,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有我们所需要的所有力量、信心和勇气,并且通过各种不同的理论、技术来帮助我们去调动那些潜藏的力量和能力来克服自己的问题、治愈自己的疾病!其实,在跟同学相互进行催眠治疗演练的过程中,大家都是在按照黄老师所教的催眠治疗技术进行自我催眠,发挥自己潜意识的能力和能量,因为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所有的治疗都是自我治疗,催眠师只不过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一个催化剂的作用;只不过引导的好坏、催化剂的好坏,会直接决定改变的效率、以及改变能否发生!在这次课程中,我非常感谢黄老师,因为我能感受到他是带着爱心、耐心、和真心去帮助我们每一个学员,而我更有幸能够得到黄老师的多次现场催眠治疗示范的机会,从而让我能够摆脱过去近30年来积压的痛苦。

通过这次课程,我已经感受到快乐和爱的存在,其实它就在我的潜意识里,而过去只是我跟它失去联系太久了,所以我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而黄老师就是那个传授给我通往潜意识宝库的金钥匙的人。在未来,我会继续运用黄老师传授给我的这门优秀的艾瑞克森催眠技术,去跟自己的潜意识进行深层沟通,但是不是像过去那种没有用心去体会的沟通,而是用爱去沟通,让自己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充满爱。而且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我自己内心力量变得足够强大,内在人格变得足够完善之后,我也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催眠治疗师,我要用我自己亲身的体验、运用黄老师所教的这套伟大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去帮助那些跟曾经的我一样在痛苦中煎熬的人们。

 

第13届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精英班 学员
2010年4月12日                 

 

课程结束后,我不断复习黄老师所教的艾瑞克森催眠模式,认真磨练所学的催眠技术;一边把这些优秀的技术用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完善、强大,一边找自己身边的朋友进行催眠试验;然而,让人惊喜的是,我对他们做的催眠治疗,大部分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有很多朋友多年来的身心疾病,都被我治愈了。我感到非常开心,也非常自信!

所以,经过三个月的自我成长、磨练,如今我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催眠工作室,我打算在催眠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将黄老师所创立的“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发扬光大,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更多的人。同时,也要真诚地感谢黄老师,您不仅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而且还给了我一份助人助己的事业。

 

补充资料发表于:2010年7月25日

 

更多
苏州基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澄湖路888号恒润商务广场(215000)        电话:0512-82101055      13616262677            咨询QQ:40658861
上海分部: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855弄1号青春商务大厦(201199)              电话:021-31608822       13621606003            咨询QQ:40587970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05009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