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616262677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成立于1951年,乃是全球历史最悠久、会
   员最多的催眠师协会
  全球最具公信力的催眠协会;拥有10000
   多名NGH催眠导师,遍布30多个国家
  拥有20多万名合格的NGH催眠治疗师,遍
   布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影响力
   最大的催眠协会
  每年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有数百场催眠
   演讲与工作坊,交流最新催眠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家庭系统排列系统排列知识文章内容     [字体: ]
海灵格研习会之《助人的艺术》
[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8-16 | 点击数: 21131 ]

海宁格∶我很高兴再度回到这里,我很喜欢这里,我几乎就好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我想要谈一谈助人的艺术。许多帮助别人的人,他们以为自己的行为必须要像是父母对待孩子一样。

那如果他们这样做会发生什麽呢?对当事人会发生什麽呢?他会像是被维持为小孩的状态。那对於助人者又会发生什麽事呢?他采取了一个容易的工作。他可以扮演比较好的妈妈或是比较好的爸爸。同时又不需要去承担真正的、很严肃的做为一个父亲或做为一个母亲的责任。所以他会感觉很好,因为他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但,怎麽可能会是如此?一个当事人来到这里,是一位要求帮助的人,他显示出像孩子般的感觉,他的行为举止也像个孩子。在这样的方式下,会发生转移的作用;意思就是他把自己作为孩子的感觉,转移到助人者的身上。那对於助人者会发生什麽呢?他进入反转移的状态。因为当事人把孩子的感觉转移到他身上,他的反应是以父母的反应来对待当事人。如此之下,就建立了某种关系,而他们称之为治愈性的关系。但这样的关系发生了什麽?这当事人、及助人者都没有办法成长。他们就在这样的关系之中固著住了。这样子的关系,父母亲和孩子的关系,延续了很久。这样子的治愈性关系也会延续很久。孩子如何才能够和父母亲分离呢?在一段时间之後,父母亲不会再把孩子当做是儿童来看待。他们使孩子受到挫折,他们会有特定的要求,孩子因此生气,如果孩子生气了,那他就是个成人可以和父母分离。孩子愈生气愈能和父母很快地分离,站在自己的脚上,独立起来。但是在所谓的治愈性的关系里,要如何结束它呢?当事人变得挫折了,当事人看助人者并没有比父母好,他/她可能会对这个助人者产生忿怒,这样他们就可以被治愈了。

什麽是助人的艺术?真正助人的艺术是∶身为一个助人者,拒绝把当事人当做是孩子般来看待。不回应当事人的需索,也不回应他想要被当成孩子般对待的需求。他要强迫他的行为像个成人。然後当事人可能会对助人者忿怒,他们离开他们,独立起来,当然也治愈了。我所说的是一种革命性的,对於助人者或者是辅导师有很多要求,要成功地做到是一种艺术。

家族良知

在家族里面,另外还有一个力量在统治著,这就是我所谓的家族良知或者是家族的灵魂(心灵)。我们会去感觉到一种良知。我们会感到是好的良知―良心很安,或是不好的良知―良心不安。这个良知有一个最基本的功用,它把我们和我们的家族连结在一起。因此,不管我们做什麽,只要我们做到的是对整个家族有利,我们就会觉得自己很好。只要我们使任何事情,危及了我们归属於整个家族的权利的时候,就会觉得不好、不舒服。如果,孩子对父母亲说我代替你们去死,他们认为这样子做就会和家族连结在一起。因此,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很好、良心很安。这种集体的意识(良知?)、家族的良知、或者是所谓的家族的灵魂(心灵)是更有力的,也遵循不同的律则。

这个良知所执行的另外一个律则就是,那些早些在家族中出现的人比那些後来的人有比较高的地位,因此父母先到,孩子们後来。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比第二个出生的孩子地位要高。因此,每一个人根据他加入这个家庭的时间,他有他自己的位子。那如果後到的人,干扰早来的人一些事情,他就违反了家族灵魂(心灵)的律则了。虽然他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非常出自於他自己的良知,觉得自己很清白无辜,他们还是会被这个集体的良知所惩罚的。因此,因为一方面自己觉得良心很安,清白无辜;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会感到罪恶感。这个惩罚总是失败,他们从来不会成功,有的时候甚至是死亡。

如果我们看到这样子的悲剧,如果我们来看希腊的悲剧,或是莎士比亚的悲剧,或者家族的悲剧,总是遵循著同样的模式。总是有一个後到的人,他承担起一些在他之前的人的一些责任。他觉得自己是清白的,然而到最後他总是失败。那就是悲剧。如果在家族的悲剧里面,我们总是会找这样子的模式。要去解决这样子的模式。然後就没有人必须要失败了。今天早上我们做的,我把孩子移开,不要去干扰父母亲之间的事情。妈妈自己承担自己的罪,这个爸爸也是自己承担起自己想要跟著他爸爸走的责任。最後,孩子们就自由了。当然,现在,在她的家庭里面,同样的模式也在发生。现在我们要来检视一下,这样子我们会更了解家庭之间的动力。 

生死相属

生、死是相属的。生命是从更大的东西而来,生命不是突然之间就在这儿。在生命之前还有一些东西,而生命走到结束的时候,我们沈入生命所起源之处,而在这儿这比生、死更大。在结束的时候,我们是被更大的东西所收容。那时候,我们无以去区分什麽是好、什麽是不好。长一点的生命好一点?短一点的生命,譬如夭折孩子的生命,这是一种失落、或是什麽?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在流产的状况里,父母亲可以把孩子交出去,臣服於这个命运,臣服於那更大的东西。这样子,他们就会往前看,而不会一直往後看。

特别的爱

在开始的时候我想要谈一谈爱。一种特别的爱。

如果你真正爱某一个人,当我们在爱别人的时候是非常宁静、平静的。特别是当我们以助人者的角色爱当事人的时候,你不会跟他特别亲近,我们保持一点距离,带著尊敬。由於我们保持一些距离,我们的爱可以更集中。特别是不会让这个当事人由於我们的爱去采取防卫的角度。这并不是侵犯性的,你在那,就像是阳光普照一样;太阳从很远的照下来,然而它却温暖我们的心。这是种很特别的爱。这种爱是我们大家都很希望、渴望得到的。愿望他人安好、很好,别人会感觉到、经验到像是种祝福。

有的时候当我们遇见一个人的时候,有时候我们会对他有些反感,或者我们会在这个人身上感到有一些对抗的意味。这样子,对另外一个人有所影响。另外一个人会感觉得到这个,就把他自己关起来了。

昨天晚上我们有这样经验,其中一位当事人谈到她的爸爸,可能那个时候我们对他很反感,那就使心关闭起来了。如果你遇见这样的一个人,他立刻感觉得到我们对他有反感,他就会关闭他的心。我们就无法去帮助他。但是如果我们的太阳是以爱照耀在他身上,他就可以敞开他自己,他就可以改变。这种爱是可以练习得来的。它开始於我们的灵魂(心灵),而不是开始於我们的思想。所以,有的时候我会做这样子的练习。在晚上的时候,我会想有什麽样的人我对他有反感的呢?然後,我允许我自己去祝福那个人。这样子做我心里有平安。我愈和我自己在一起,而同时我又能够和其他的人连结在一起。

我给各位一个例子,各位要非常地小心。现在,在心理辅导中常常会去解释别人所做的事情,每一种的解释都会局限另外一个人的可能性,每一种解释都是相当危险的。我很大胆地说每一种的解释都是错的。当我们不做解释的时候,我们可以感知到很多不同的东西,一旦我们去加以解释,我们就固著在这个解释上了。而我们的视野也受到影响。现在,在这里当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各位可以练习这样的一种爱,为当事人工作时候,让你的太阳往他们的身上照耀,祝福他们,这样子你就在支持他们,你也支持到我。 

接受生命

我现在想谈谈生命的问题。生命是特别的,对每一个人都是特别的。虽然我们都过著同样的生活、生命。但是对每一个人它都是很特别的。我们没有办法去过别人的生命。

我们也只能够过我们自己的生命。怎麽会这样子呢?因为我们有特别的父母亲。父母亲有一点是会是决定了我们要过什麽样的生活。对我们来说,过另外一种生活是不可能的。因此,要真正的去接受我们的生命,我们必须要从父母那里接受过来。如果你拒绝父母其中的一个,你就拒绝了我们自己的一部份。那麽,当然我们失去力量,我们也失去了快乐与幸福。为了每一个灵魂,为了要去充分发展,它的第一步就是,我们看著父母,看著我们的父亲,我们的母亲。完完全全地以他们本来的面目去看待他们。一点都没有愿望说他们应该怎麽样的不同。我们对他们每一个人说∶是的,我从你这儿接受到我的生命,我带著爱来接受,也带著感激。这就是谦卑。

我们臣服於生命,我们顺服於我们的生命;当我们接受生命从父母那儿来的时候。关於生命,我们的父母倒底是什麽样的人,一点都没有关系。不管他们是好,或者是坏。关於传递生命这件事,所有的父母亲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做对事情。因此,做为父母亲,在这个特别的意义上,他们是完美的。但是有一些人,他们的行为看起来,他们好像应该拥有另外一种不同的父母。有的人行为看起来好像他们的生命是直接来自上帝;去避免让自己认为他的生命是从父母而来,所以他们就跟真正的生命没有接触了。

当你是个助人者的时候,或者是你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去帮助人们的时候,你自己这一方面第一步要做的就是,你要去尊重、荣耀他们的父母,就以他们的父母本来的面目去看待他们。你也要帮助你的当事人去荣耀他们的父母,以他们本来的面目去尊重他们。你完完全全地接受来自他们的生命,而且以他们本来的面目,这样子接受。如果是这样子做到的话,就不需要再做任何事了。那是最基本的辅导。而且是这麽地简单。并不需要什麽特别的训练。其他的东西可能需要训练,但是在这一方面是不需要的。当然,那有一个先决的条件,就是你自己必需要完完全全地接受来自你父母的生命。如果任何一个助人者拒绝父母之中一位的话,也会一样的,拒绝他的当事人的父母之中的一位。他无法去帮助人,这是很明显的事实。 

当事者陷入自我中心时

当事人∶如果我们在跟个案工作时,当事者陷入所谓的自我中心的时候,我们可以做些什麽?

海宁格∶我来示范一下,把椅子摆在那边,我的椅子放对面。你坐下,你扮演那个自我中心的个案。┅(海宁格做打哈欠状,大家笑了起来)你懂吗?我来解释一下。这个是冰山顶上的一小角而已。你的行为,你要跟当事人的行为一模一样。在催眠疗法中,我们称之为平行。如果这当事人开始哭的话,你立刻的反应会是什麽?你会想要去帮他。这是一种反行动,但是如果你自己也开始哭起来,那当事人要怎麽办?他开始帮你的忙。这就是所谓的平行。你不去做他预期要你做的行为,你的行为要跟他一模一样,然後你就可以帮他跳脱困境。

这是当然一个伟大的艺术,如果你这麽做的话,心里秘密地去享受它就好了,当你这麽做的时候,你好好的享受。然後,会更有效。但是,你总是一直都要有掌控权。在这种平行的谈话之中。现在,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有一个治疗师来跟我讲说,他的太太每天晚上都骂他。而且一直抱怨工作中的困难。那当然自然的反应会是,治疗师就会说,对啊,对啊,那我们来看看怎麽做。所以我们就用平行谈话。而第二个晚上他又打电话来又抱怨的时候,那如果说还发生别的事,那一定是很恐怖的。然後,他又抱怨一些。然後,我就想到,对啊,这个你一定是很受苦的。然後,他就说不会啊。所以,你不说跟他相反的话,你就顺著他的话说,如果他说很糟糕,你就说,对啊,是糟糕。他就没有办法再继续这样子下去了。

再谈助人的艺术

我想再谈一谈助人的艺术。我刚刚展示了一些助人的艺术。你只能在你不害怕看到真实的时候,才能够帮助。如果你不去掩盖任何事情,如果你真正能够把所出现的事情呈现出来。有的人可能会想,我对她太残忍了,我没有同理心。我确实没有。

许多的心理辅导师被训练成,表示他的同理心。同理心的意思是,他们对当事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妈妈对孩子的感觉一样。如果我要对她表达同理心的话,那她的孩子为发生什麽呢?我就会对孩强制一些危险的事情了。我有不同的同理心,我称之为系统的同理心。我把所有的家人都包含在我的心里,而我的同理心就是走向那个最小的那一位。我对她最小的女儿有特别的同理心,我也对她的丈夫有很大的同理心。这才是真正的同理心,这才能够帮助每一个人,包括她自己。这种系统的同理心,是需要勇气的。还有力量。这不是软弱的治疗,不是一个游戏。我们在这里所面对的是终极的真理。我们不怕它所显示出来的死亡。我说的清楚吗?这种系统同理心。

你们有没有看到通常我们所谓的同理心是完全背道而驰,完全不一样。大家可以看到它是更为有力的。在这样子的同理心之下大家都会成长。当事人、辅导师、整个的家庭,他们每一个人现在都有比较好的机会。 

更多
苏州基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澄湖路888号恒润商务广场(215000)        电话:0512-82101055      13616262677            咨询QQ:40658861
上海分部: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855弄1号青春商务大厦(201199)              电话:021-31608822       13621606003            咨询QQ:40587970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05009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