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705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TA治疗法文章内容     [字体: ]
TA的研究发现与讨论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7-6 | 点击数: 12118 ]

研究者以五个大专学生所叙述的“第一人称”叙述,按其沟通分析理论之四种生活地位的分类,分析说明其人际交往的“自我状态”与“生活地位”之困扰情形。列述如下:

一、研究发现

(一)“我不好,你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甲):我是家中的长女,从小就生活在妈妈永不停止的权威训话之下。我对母亲的记忆,都是她在责备我,说我多么不负责,不聪明,老是做错事。记得我九岁的时候,隔壁的小×向我母亲说:“我拿刀片,刮她们家的车面板漆”,母亲便带我去她们家,向他的爸爸道歉并赔偿,事实上我并没有这么做。当时我觉得很害怕,也觉得受到羞辱,但是母亲不相信我。母亲总是这个样子,我不对,别人对,老师对,书本对,邻居对,朋友对。如今我常有一种坏小孩的感觉,“我不好,你好”,这种感觉到今天都还在。还记得小时候读幼儿园大班时,有一天妈妈带我去喝喜酒,我妈妈一下子叫我吃这个,再吃那个,一下子叫我喝汤,一下子又要我吃快点,当我呛到时,又骂我起来,一顿饭下来,我妈妈的皱眉、摇头、唠叨声…,不停的呈现。是以,在那一顿饭中,我低著头照妈妈的指示吃完…。此外,平日在家时,就像已经大专生的我,母亲也老是一个劲儿的指责我的吃、穿著,我待人处世的道理,对我任何生活上的细节都不放过。慢慢的我长大了,在妈妈的面前,还是像个小孩,一句话也不吭声,固执而内向,沉默了表达自己的怒意,却也激怒了唠叨的妈妈。到现在我快要专五,也算是大二学生了,我依然无法与妈妈平起平坐下来交谈。对我来说,妈妈的权威,妈妈的管我,或者照顾我,是不知不觉在我的心灵深处刻下了心痕,我与妈妈,似乎只有“我不好,妈妈好”的人际关系。

(二)“我不好,你也不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乙):这一学期,我的心情被我的室友搞得很烦,有“话不投缘半句多”的情形,而无法与他继续对谈下去,是他对己没有信任感?因此也对人没有信任感?致使…。譬如:1.这几天台湾难得寒冬,我的室友偏不穿暖和的衣服,却一路上抖著咒骂天气一路上学;2.我的室友想要减肥,却不能自制,边吃边唠叨、边恨自己这么肥;3.我的室友没睡饱就抱怨头痛,睡饱了就抱怨头昏等等吃喝拉睡问题都在抱怨;4.我的室友在学校,他作弊被监考老师当场抓到,就向监考老师说:“又不是只有我作弊,大家都作弊”,真是....;5.这一学期我们班生活评比是全校最后一名,我的室友就马上说:“别班也好不到哪儿去,教室里地上有纸屑,桌椅横七八竖的”;6.此外,班上有一同学拿到校外奖学金,我的室友就说:“他没什么了不起,书呆子一个”。我的室友看不惯别人这,看不惯别人那,不善包容别人,他的人际关系弄得很僵,与谁也处不好。所以当他室友的我,决定下学期搬到别的宿舍,搬家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决定。

(三)“我好,你不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丙):我做事往往会有人阻止我,那就是我的父母。他们将我当作温室里的花朵,爱著、宠著…。长大成为目前的我,似乎不太能接受。也许,老师您会想,为何不试著向父母沟通?我可以直接回答您,那是没用的!我已试过N遍,通常的结果,都是有“沟”没有“通”,所以要向父母说的那些话等于是废话,我已经无力再试了!就如我的父母因为当年他们的英文不好,父母就要我的英文要念好。我的父母当年联考数学只考十分,就要我的数学要搞好。否则,就插不上大学,念不到好学校,就没前途。我与我爸妈心情的关系,目前还是像以前的柏林围墙一样,僵著!其实,我是很痛苦的,我也不愿这样,只是…没法子啊!我们姐妹都是这么熬过来的,也许现在轮著我革命了吧!等我专五毕业,翅膀硬了,可以飞了,我会准备好应战的,没人救得了我。

学生(丁):在这个复杂、重名、重利的社会中,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现实的。我觉得对事、对人都必须要学会“自卫”,“现实”、“自私”‥‥等等是必要的!所以,做什么事都不要替人想,不要替人谋好处,甚至不要为此而牺牲自己,这样才不会害自己。除非,自己要有把握所认识的朋友都是好的,你为他们设想,同时他们也会替你设想。否则,到时候自己怎么被害的,都会感到莫名其妙,甚至你可能会发现害你的人,居然是你最好的朋友。在我幼儿园大班、小六、初三、高一时我发现:人心叵测,连所谓的“老朋友”,从幼儿园认识一直到高一都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都害我于不义。伤害自己的人,竟然是在同一屋檐下的人,这不是很讽刺、很可笑吗?所以,在这之后,我不但无法从这阴影中走出来,反而发现我必须要自我防卫,更要保护自己,以免又伤了自己。我的价值观体系之基础在于“我要好,我要保护自己”,“要防卫,防卫他人”,所谓的防人之心不可无”。人生没几年,那些不把我看在眼里的人,我绝不会真心对待他们的。我会卧薪尝胆,光宗耀祖的,即使是自己唯一的表姊,只因我从高中转读五专而不理我,在马路上我看到她,她也只当做陌生人一样。

(四)“我好,你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戊):曾有一段时间我容易因个人思绪与情绪,迁怒至其它人身上,且一有开会时,便喜欢反驳别人的意见,不断的陈述我自己的感觉和意见。我不同意团体内成员的意见,有争议,总会争到底,似乎要用控制和转移-引起全体成员对我的的注意,而不是让自己融入于团体之中,如此导致全体成员对我的忽视和拒绝。然而,经过一个暑假的实习,我在幼儿园认识了一位老师,她说:“人际沟通就看自己的修养工夫,如何做到自我控制且能包容、尊重多数人的意见,那种收获是属于你自己的”。我感触很深,也一直在惕励自己,现在我做到了。我想所有的不愉快莫过于一颗包容的心,设身处地为他人想,是包容、是尊重、是不占有、是不垄断、是利己也是利人;但也不放弃自己的权益,那才是真正的“我好,你也好”。这样境界很难,但可以努力去“修心,养性”。在此,我亦要附带说,上星期三看了李安导的“喜宴”这部片子,背景虽在国外,却极具中国色彩,父母对儿子“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望,是可想而知的,而儿子对父母的孝顺也是应该的。所以,剧中的父母“P”自我状态很重,有浓厚的传统观念,父母将儿子当成小孩子,让儿子没有选择的余地,片中儿子极想表现其成人“A”自我状态,却一直没机会,只好将儿童“C”自我状态表现出来,最后终于挣脱儿童“C”自我状态,而迈入成人“A”自我状态。后来父亲想通,也知道儿子的想法,尊重他,上飞机走了,父子之间能有一好结局,可谓彼此之间父母、成人与儿童“P、A与C”自我状态思想、性格与行为的重大转变,我是有所体会的。

二、讨论

由上“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也不好”、“我好,你不好”与“我好,你好”之生活地位的案例,研究者依如上述发现,兹讨论如下:

(一)在“我不好,你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甲)的妈妈,与其孩子保持父母“P”对儿童“C”自我状态的沟通方式,在其适当的权威方式,是可以帮助孩子解决其问题,克服其障碍。然而,妈妈常常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谁是谁非的对他,且在他一有问题出现时,就认为他的孩子不对,就马上替他做他能做的,或帮他能学著做的事情,或他应做的事情,如此误会孩子,且也压缩孩子自己成长的空间。亦即,学生(甲)的妈妈以高压的语态或语气命令,诱使孩子就范。久而久之,孩子就逐渐失去对自己妈妈的好感,同时也对自己产生犹豫不决的生活地位,“我不好,你好”,“我不好,妈妈好(包括别人好)”破坏了人际关系的和谐,造成双方不必要的困扰。

(二)在“我不好,你也不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乙)的室友,在自己人际中面临熟悉压力下,常表现全盘抹黑,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论调,否定自己、否定别人,处在“我不好一你也不好”的人际交往观念与沟通中。同时,学生(乙)的室友,孤芳自赏,有过高的自我评价,也有过低的自我评价,表现自轻自贱,看不到自我的价值。可能他从小就没有被其父母或重要的他人培养出对己的信任感,因此对人也没有信任感,常一竿子打翻了所有人,或也不知如何与人建立关系,在人际互动中待人的弦上,蹦得过紧,缺乏弹性,捉襟见肘,处处受制,举步维艰,致使室友有“话不投缘半句多”的情形,而无法与他继续对谈下去,也造成他人际关系上的困难,方式上的僵固与自限。

(三)在“我好,你不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丙)的父母,总喜欢依赖自己过去成功或避免失败的模式,有“我走过的路,比你长;我吃过的盐,也比你多”的权威控制、专制、优越感与温情保护,来教导孩子,把孩子当作“所有权”来支配,当作是父母“贯彻意志”的对象,对孩子总以命令的方式对待,规定一切,让孩子慑于权威听从。如此,孩子生活的动力,来自父母而非自己,就无法独立自主,造成双方的困扰。久而久之,孩子对母亲只是“表面的服从”,骨子里面却是反叛与抗拒母亲。正如孟子《公孙丑》所说:“以力服者,非心服也”。最后,孩子也准备以不服气、感情用事、耍脾气、爆发积压的怨气态度,来回敬母亲。亦即,孩子反其“母亲是好,孩子不好”,“母亲不好,孩子也不好”,再产生“母亲你不好,孩子我好”的人际关系,出现了反革命的生活地位。学生(丁),有强烈突显的要“我好,你不好”之生活地位,可知他是不会糟蹋自己的,是喜好向上向善的。然而,他存有“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不好”与“我好,你不好”的三种生活地位的“权势斗争”,在比谁高、或谁低,谁强、或谁弱,谁输、或谁赢,谁制服、或谁控制的现象。这可能是他从小的表现,有积极、有好作为时,父母或其周围的人,忘了给予肯定与回应,只注意到其软弱与差错处,见其不完善之处,就预设立场,抹煞他其余的优点,他无形之中默化了,不能清楚的看到别人各个层面的特点。同时,他从小在这种环境熏陶下,也没学会欣赏自己,肯定自己,欣赏别人,重视别人;也没学会别人也有他们各个层面的特点(包括长处与短处),别人也是与我一样,有其独特的感受与看法,值得与之坦诚回馈。进一步言之,他学会了有看不惯的怨怼,有放不下过去生气似的判断与自认的冤屈岁月,辛辛苦苦的防卫自己与别人,不想要见到别人的优点,也不会注意别人的短处,而只看到自己的缺点,又害怕暴露自己的缺点,或对自己的自卑转成自大自负,要打败别人或高人一等,如此导致他在人际互动时,不能不愠不火,不能平心静气,不能就事论事,不能欣赏、尊重别人,不能慎思明断的做好人际的互动。最后,他忍久了,勉强久了,内伤了,以自负自傲、不服气、耍脾气,要爆发积压的怨气态度,来反其革命的“我好,你不好”生活地位,遂认为自己是最对的、最好的,而别人是不对的。因此,与人有争辩,喜批评别人,或是总要别人听我的,要符合我的想法、标准与需求,而造成人际困扰或适应的问题,因而没有人喜欢与之做朋友。

(四)在“我好,你好”生活地位的案例

学生(戊)体会到在现实人际交往生活中,人与人相处,难免会发生冲突,常会碰到PAC交叉的交互沟通。然而,为建立“你好、我好”的关系,他知道澄清,评估双方的需求,找出问题的所在,而后采取修正,或修好“你接受、我也能接受”的策略,来解决与互动,取得双赢的地位。同时,他告诉我们,由于自己随著岁月的成长历练,有了沉思,分析,理性与意识信念和行动的抉择,学成了“我好,你也好”之地位后,较能以“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态度与人相处,改善了人际关系中“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也不好”或“我好,你不好”的生活地位,在人际交往关系进行中,是带来了人际间持续的长治久安之和谐与喜悦。

诚如,学生(戊)也体会了“喜宴”影片中的父子关系案例,其父子间必须要面对的冲突。而且,重要的是在冲突时,必须找出问题的所在,设法化解其冲突。而后,采取“父接受、子也接受”的解决办法来互动,才是修正或修好的策略,才能再次“接纳”对方,建立“你好,我好”关系。亦即,他从“喜宴”影片中,看到父子有如在接受一连串生活地位的冲突,其彼此间的挣扎过程,在“子不说,父说”或“父不说,子说”的心中暗流下,模糊心性的应对,其交叉受阻的人际沟通,遂造成了勉强的、委屈的与双输的关系。最后,影片父子转以理性信念和行动的抉择,把成人“A”的自我状态提上来,放在主要的地位,以现实的、成熟的、反躬自省的思绪与情绪,来推动其性格的运作,做成理智的决定。最后,达到了父与子“两说”,父与子“两好”的生活地位的境界,这是一个成熟的、稳健的、与温暖的“我好,你好”之生活脚本。是以,学生(戊)从电影看人生,思虑前因后果,体认了成熟理智、条理分明之“我好,你也好”的生活地位,在在突显生活沟通的重要性。这也验证了哈里斯(Harris,1967)在《我好,你也很好》的书中说:“人都有选择权,且能突破过去生活经验的束缚”;又“虽然早年累积下来的经验无法抹去,但我相信它们是可以改变的”;以及“曾经一度决定的事,也可能是未决定的(What was once decided can be undecided)”。同时,也验证了哥顿与哥顿(Goulding,R.&Goulding,M.,1976)提到:“在生命的阶段中,大多数人所做的决定多与生存有关,但我们并不一定得受这些早先的决定左右。因为经过一番思考后,我们重新审视早期指引我们做的决定,可能会因此改变了我们一生的命运。”所以,人不是过去岁月的牺牲者,人应该重新再做一个适合目前生活地位的决定,为自己安排一个新的自我状态。

综合上述,研究者了解到五个学生其人际沟通的困扰所在,系来自于如上述陈述的内容。幼年期之父母、成人与儿童之“PAC”自我状态,与好“OK”、不好“NOT OK”生活地位的早期决定,所运作之人际的发展,遂影响其目前与他人互动的人际行为。同时,研究者发现到从这五个学生“早期的”人际之交往质量发展的源头,形成了自己“后来人际互动”的人生脚本中。这反映出个人内在的生活地位,出现人格中惯有的一面,传递著人际的讯息,决定了一生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形成0K或NOT OK与人互动之沟通型态,遂形成其所交往的质量有所不同。尤其,在熟悉压力之下,已自动化的使用沟通方式,处于:1.学生(甲),是“我不好,你好”生活地位:总认为自己是不如别人的,因为自卑而不敢主动与人做好朋友。2.学生(乙)之室友,是“我不好,你也不好”生活地位:是经常认为自己是不好的,别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因而成为破坏份子,没有人敢与之亲近,对之也没办法。或是3.学生(丙)、学生(丁),是“我好,你不好”生活地位:总认为自己是对的,而别人是不对的,因此常与人有争辩,批评别人,或是总要别人听我的,要符合我的想法、标准与需求。否则,就闹得呼天抢地要人让我,因而没有人喜欢与之做朋友。

进一步言之,如上述之学生甲、乙之室友、丙、丁在面临熟悉压力下,容易不假思索突然出现,习惯于早期所做的决定中。即处在“你好,我不好”,“你不好,我不好”或“你不好,我好”的地位中,指示其自我人格状态,演出其“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不好”或“我好,你不好”的生活地位,让双方停在困难的片刻。虽然,他们这样的早期决定,不是无救或无法改善的,也并非是绝对受到限制的。只是,如同自己迭铜板时,越迭越高越偏斜走样,则须要花更大的努力、与力气来扳回。

然而,相对于上述甲、乙之室友、丙、丁等四个学生;学生(戊)能自我引导,实事求是的认识自己,不自高自大,不自轻自蔑,不要急在“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不好”或“我好,你不好”的生活地位上,即做处理。如此,可免于激怒对方而又反射给自己,让自己与别人均受伤,或让双方有“负向”的情境出现。亦即,学生(戊)体验了应先处理心境,要以成人“A”的自我状态出现,以“我好,你好”生活地位,理智的把自己弄得妥妥贴贴的,再以平等、协调参与式,激发成互相信任、同理及尊重的气氛,把“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不好”或“我好,你不好”的生活地位,调整到“我好,你好”的情境,再出发,再留一半的心灵空间,来容纳别人,善待别人,体谅他人,照顾他人。是以,这般的双好地位,举止有度,优雅气质的交际,去俗趋雅,口吐莲花,使之人际交往的形式,能赏心悦目,完善合宜的交际人格,那一定更能好好的与人和好相处。

所以,前述四个学生(甲、乙之室友、丙、丁)如能像第五个学生(戊),能培养自省思考的习惯,从中找出自己早期决定的父母、成人与儿童“PAC”之自我状态,与OK、NOT OK之生活地位所延续下来的隐藏问题。而后,更加人际接近的观察,并做深切的介入调整,以周围的人事物境当作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以达照镜效果(mirror effect)与明白自我评论的效果。如此,才能找出盲点,进而改善之,以利一寸一寸开阔新的人际领域,培养自己感知的能力,刺激自己对己、对人的敏觉,以期创造出更大更好的人际交往意义。亦即,五个学生要学会反思自己,要知道过去,才能掌握现在,而后,展望未来的人际前景。

最后,研究者从五个学生的分析中体会也发现到,在现实人际交往的生活中,我们也常会碰到人际交叉的阻塞沟通状况。然而,为建立“你好,我好”关系,我们必须面对彼此的冲突,设法化解冲突,这种冲突不仅不会动摇彼此信任,甚至会加强双方的信任。所以,我们要随著岁月的成长历练,渐次要学成“我好,你也好”之生活地位。因为,“我好,你也好”的人,与人相处是以“礼”、以“诚”与以“理”往来的,比较能有圆满的结果,得到互相尊重,且受人喜爱及受人欢迎的。这就是沟通分析理论的主要目标,这也正是《论语》所说的:“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真谛所在。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