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559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TA治疗法文章内容     [字体: ]
0K与NOT OK的生活地位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7-6 | 点击数: 12701 ]

根据柏恩(Berne,1964,1972)主张:人们生而为王子或公主,是有价值,没有问题的人,是有“心理准备”,受人接纳的人(0K MAN)。然而,受到早期经验与环境,或由父母或重要大人处习得坏的脚本之影响,加上自己心理需求不能满足,使得形成不良的自我状态与生活脚本,进而不自觉的形成个体不良的生活地位(life position),因而表现不良的沟通方式,变成有问题的青蛙,变成有问题的NOT OK的人。此即是否定“心理准备”的价值,进而产生其NOT OK之行为表现,并与他人有不良的互动关系(Steiner,1974)。进一步言之,每个人在幼小时候,会得自于父母或重要的大人,所给予的脚本(scripts),而后紧抓著这个童年的决定,形成自己的人生脚本,决定了一生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形成 0K或NOT OK与人互动之沟通型态,传递著人际的讯息。

哈里斯(Harris,1967)认为:个体之地位,大体上以四大基本地位与人交往,反映出个人内在的生活地位,且是奠定于童年阶段(Stewart & Joines,1992)。尤其,第一“我不好,你好”之生活地位,最易强加在小孩身上。亦即小孩长大后,仍可能停留在第一之生活地位,而影响其一生。以下研究者依哈里斯(Harris,1967),吕胜瑛(1991), 史坦特与琼尼丝(Stewart & Joines,1992),洪志美(1992),黄佩瑛(1996),魏丽敏、黄德祥(1997)与王淑娟、林欣莹(2002)等人的看法,将此四种地位的起因缘由,看出其从小到大之人际发展,列述之:

(一)“我不好,你好”(I AM NOT OK, YOU ARE 0K)之生活地位

客观来说,每一个“婴儿”出生下来,就是王子与公主,是上帝奇妙无比,完美无瑕的创作,是“OK”的,没有任何缺点的个体。然而,无论他是多么完美,只是个婴儿,是没有行为能力的,是无助的,无法协调的,无法照顾自己的。他完全需要大人的关爱,完全需要倚赖大人,为他安排一切,照顾一切。由于,“婴儿”凡事要倚赖大人,需完全听凭父母的处置。因此,他们若没有大人的协助,对四周的事物,是拙于表达的,是可见而不可及的,也不可能由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等到六、七个月后,他们逐渐的长大,会爬、站与走时,开始对自己逐渐有了自主性。这时,对其周遭原本遥不可及的事物,也开始行动起来。这时,父母如能理解、照顾其行动,安抚婴儿的需求,则“婴儿”就会形成“OK”的我。然而,有些父母总认为孩子还小、还不会,或认为它会弄破、弄脏,不给予爬、行、摸、拨…等机会,且经常把他置于安枕无忧的高栏小床里,限制其活动领域,使得他不能经历许许多多不同的好奇、好玩的环境,他就常常会有一下子很伤心的感觉。如果老是如此,就会日积月累的深烙住大人-就是“好”(OK)人,就是有权力的,伟大出色的人,而自己则是差劲的,是缺乏能力的,仰人鼻息的。同时,他也为了要博得大人关爱,也学到大人所说、所做的都是对的,都是完美的,就慢慢形成“是大人你来作决定,而不是我”之“我不好,你好”的感觉,也形成了“你好,而我不好”的生活地位。倘若,“婴儿”总是生活在这种“我不好,而你好”的地位之下,日积月累,长大以后,与自己或别人相处时,就会否认自己,被动放弃、举棋不定、担心犯错,自怨自艾,认为自己是没有价值的,自己本身各方面都不是,进而预先支配个体的一切人际行为,而影响其一生;或个体对任何问题情境、态度,只等待别人指示,且毫不考虑地接受,以讨好别人,以寻求注意关爱;或是在别人权威下,像小孩委屈依赖的过生活,造成了没有个性只有群性;或老要别人为我做、别人来指导我、肯定我,也几乎同时,他也无法愉悦平等地与别人交往及生活了。如果,再不幸碰到大挫折就有白日梦,不愿负责或自责颇深的对待自己。久而久之,I AM NOT OK的地位更加巩固,同时也导致别人看轻他、漠视他、孤立他,不喜欢与他交往。这也就是自己的父母“P”时时批评著自己的儿童“C”的自我状态,自己管教自己过于产生严厉,或标准订得太高,常责骂或挑剔自己,老是觉得自己是不行的-“我不好”的观念,因此造成对自己与自己相处中,永难和解的人际关系。

(二)“我不好,你不好”(I AM NOT OK, Y0U ARE NOT OK)之生活地位

经由前述,提到“婴儿”出生至十个月大的时候,学会大人就是好人、伟人,是有权力的,而自己是无助的、缺乏能力的“我不好,你好”之生活地位,长到一、二岁后的“他”,这时他的父母,也可能在这时生下“老二”,父母给“他”的照顾在身不由己的渐减之下,造成他的挫折、不满或嫉妒。甚至,父母为此下严格的标准,“小孩”你已当哥哥姊姊了,已当老“大”了,要晓得照顾、爱护刚出生的老二(弟弟或妹妹)。然而现实的他,只有一、二岁大,他还以他自己的身体为中心,专注于自身本能的欲望,探索其所知觉的世界,还需要父母全心全力的亲情与爱来满足他,他还以自己为尺度笼罩著自己的思维,还不能同时处理一种情况的几个方面,他并不理解每个自我,包括他自己,是具有不同利益和信念的主观性,他还不能同时考虑、区别他人的和自己的观点,不能同时重视自己的兴趣和他人的需要,他还根据他的看法来判断一切事物,表现出道德现实主义,和没有逻辑必然性的直接推理的时代里。现实的他,只有一、二岁大的“小孩”,却老被父母期望、责备或惩罚,要牺牲自己的本能欲望,要照顾弟妹需求,要以身作则做好榜样。然而,现实的他,他做不到,做的很辛苦。所以,“小孩”从此心中逐渐形成的这世界,是不可爱的,自己也是不行的,是差劲的,恶劣的,渺小的,弟妹也不怎么样,大家都一样的糟,于是形成“我不好,你也不好”的生活地位来。“小孩”慢慢的长大以后,如若经常有这种经验,个体便处于心神不安的状态,并且会经常发怒,进而产生身心不平衡之发展,而常常感受到“我不好,你不好”的概念。尤其,在他遭遇挫折时,便会认定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好人,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且其行为一再的退缩逃避,对事不抱希望,当发生问题或面临情境时,是常对自己与别人说:“办不到”、“无法应付”、“行不通”、“没有用”、“太晚了”、“没希望”……。或总经常不分青红皂白,认为别人的过错,便破囗大骂或训诫、攻击他人;或是会将不善的地方,给予不著痕迹的冲淡,甚至隐含没办法改善的消极意义。这种似是而非的否定、憎恨自己,不用真实数据进行比对好坏,对自己不好,同时对别人也不好,便会排挤成人“A”自我状态的理性思考。久而久之,他消极、颓唐、不健康心态上的包袱越背越大,如此生活下去,不喜欢自己,也不喜欢别人,与人的互动让人痛心,别人也就不喜欢与他来往,这就是一种病态的生活地位。久而久之,自己也形成孤僻的人际关系,不愿意追寻人际交往的乐趣。

(三)“我好,你不好”(I AM OK, YOU ARE NOT OK)之生活地位

经由上述,“小孩”日积月累的生活,如老在第一、第二生活地位的累积下轮转,得不到大人的关爱,特别是经常受到大人冷落、苛责、伤害、打击、毒打或虐待,则“小孩”到了三岁至五岁的时候,会对“自己不好”地位的感受,采取过度的防卫反应,会抬高自己,翻转自己的“不好”,转移到“我好,但你不好”之革命生活地位。这样的翻转,诚是“小孩”想逃离此“不好”的痛苦,建立起我终于复原,我终于苦尽甘来,我自己终于熬过来,我比别人都好的“我好,你不好”,这种生活地位之发展。这种地位一经建立,“小孩”长大以后,是非常的自我中心。在他的眼里,别人都是不好的。在他心目中,世界上是没有好人的,别人对他的关爱,都是虚假的。甚至他动不动就去论长论短的指导、纠正、控制或讽刺,攻击他人。是以,其自我状态,隐含无法自我控制、无法自我改善,又会伤及别人。此外,他一旦感觉到这种地位或熟悉之压力,想脱离这个团体时,就是采取“破罐破摔”的态度,或更加恶化到“宁为人碎、只要己全”或“宁为玉全、可以瓦碎”,妨碍了人际互动,最后事情不但没有获得解决;反而,大家对他“敬鬼神而远之”。由此可知,这种人自大孤独,他的朋友不多,也意识不到有那么多人讨厌自己,他的人际关系是不满多于快乐,也就好不起来了。

(四)“我好,你好”(I AM OK, YOU ARE OK)之生活地位

前述所言,婴儿在十个月大时,已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排除不愉快的刺激,开始有自己的看法及想法,也就开始建立成人“A”的自我状态。如果这时父母能关心“小孩”的心理健康,提供幸福的家庭气氛,乐于见到“小孩”的优点,能够适时表达喜悦与赞美之情;同时,也能容忍“小孩”的不完善之处,不会因此抹煞他其余的特点,亲子间无形之中开启了交换彼此的感受与看法。这样环境长大的“小孩”,可以清楚的看到别人各个层面的特点,不会只见到别人的优点,而只看到自己的缺点,也不会只注意到别人的毛病,而对自己的长处骄傲自大,更不必辛辛苦苦的防卫,害怕暴露自己的缺点。换言之,“小孩”从小学会了欣赏自己,肯定自己,欣赏别人,重视别人,肯定与人交往的意义,且在与人交往进退取舍时,能享受友谊的乐趣,能积极达观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会遭遇较少的困扰。同时,“小孩”也有能力区分父母“P”所灌输的教导观念,及自己儿童“C”所体验的感觉观念,并建立自己的思考观念,也就开始奠定了良好的“我好,你好”生活地位。当然,“我好,你好”也会是一种立场转变的思考地位,是“小孩长大后”的一种顿悟在人际沟通上所曾出现的起因缘由,分析其1.我不好-你好,否定自己、肯定别人;2.我不好-你也不好,否定自己、否定别人;3.我好-你不好,肯定自己、否定别人等“三种地位”的感觉学来的,造成其人际困扰或适应的问题。再经过澄清省思、理性意识的思考,而将“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不好”或“我好,你不好”的生活地位所曾经潜移默化所形成的决定,再转到意识中、理想中的“我们都没有问题-我好,你好”的生活地位,即所谓的成人“A”的自我状态(Ernst, 1971)。处在这种“我好,你好”地位的个体,基本上是接纳自己,肯定自己,同时认为别人也有他们的长处,值得与之坦诚回馈。亦即,是尽自己之根性因缘,接纳自己的人格才华,积极乐观进取的展现自我踏实的醒觉。它也是勇敢面对现实、解决问题,开阔自己的志业;是对他人怀著关心理解,共生共存和谐合作与人互动;也是不妄自菲薄,不打败别人或高人一等,也尽力去创造人事物境的优点,赞美其成就。它更是懂得爱的真谛,能看出自己生命的希望,服务他人,过有意义的人生。是以,保有这种地位的人,纵使跟自己有很不相同的人相处互动,也能让人得到安适,别人也就喜欢与他来往。久而久之,他总是受人喜爱及尊敬的。

综而言之,四种地位的起因缘由,是个体从出生开始的煞那-刺激与反应之间,即受到父母或重要的他人,以及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其所造成感觉、习惯而自然的使用,且悄悄然形成其生活地位,以应对于人际的往来。这种个体沟通的习惯倾向,在婴儿时期即发展出来,在五、六岁时就隐然成其盘根基础,及至成人时期,仍不太容易去改变。是以,对成人有所影响,而导致OK与NOT OK的生活地位。此外,沟通分析理论所提及的生活地位,让我们了解到任何个体,在婴、幼儿人际共享生活地位,是来自父母对其子女均双好的地位之培养;且其年纪愈小愈好,比在其它年龄层之时机,引导其人际智能发展来得特别快,更为有效,更为重要。换言之,在婴、幼儿期的人际发展速度、深度与广度,为一生中最快的黄金时期,父母若错过这个关键期,以后再给予丰沛的刺激,为时已晚且徒劳无功。是以,父母如不能好好利用这段黄金时刻,给予婴幼儿适当的激发,错过这段大好的时机后,以后想再花多大的心力予以补救,都是事倍功半的。进一步言之,父母(沟通的刺激者)与幼小子女(沟通的反应者),在这四种不同地位观念的运转下,能引发出其子女未来四种不同的交友态度,而带来不同的生命质量。所以,父母平时要慎思、要分析与孩子的相处交往,常持的是哪一种自我状态,哪一种地位,哪一种习惯使用的沟通方式,且要再选择调整、商量、开放与充实自己的“我好,你好”之生活地位,发出和谐的“父母我好,孩子你好”之人际往来,内化孩子“心理”健康的行为模式,使孩子从小时候的人际建构能健全与广阔,而共同加深彼此的滋润关系,达成OK地位的彼此共好之行为模式,以利孩子的身心健康与其个性的良好发展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