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698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TA治疗法文章内容     [字体: ]
TA的哲学理念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7-6 | 点击数: 12225 ]

TA有一些哲学上的理念,这些理念包括了对人、对生活、对改变的看法:

人都是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

人决定自己的命运,而所做的决定是可以改变的。

由这些理念衍生出运用TA的两项基本原则:治疗合约、开放的沟通。

人都是好的

TA最根本的理念就是人都是好的,所谓“好”的意思是:不论是你还是我,都是有价值的、重要的、有尊严的。我接受我就是我,也接受你就是你。这个理念指的是人的本质,而不是人的行为。

有时候我可能不喜欢或不能接受你的所作所为,但无论如何我都接受你是一个独特的人,即使不喜欢你的行为,我仍肯定你身为人的本质是好的。

我不是一个比你更有价值的人,你也不是一个比我更重要的人,身为一个人,我们都是对等的,即使彼此的成就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信仰不同,都不影响这个理念。

除了脑部受到严重损伤的人,每个人都有能力思考,所以决定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其责任也落在自己身上,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决定的结果。

决定模式

你和我都是好的,但是有时会有不好的行为,因为我们是根据小时候所决定的方法来处世。这些方法是小时候我们从这个似乎充满敌意的世界中求取生存的最好方法,就算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反而凭添痛苦和麻烦,我们却还是用同样的方法来处世。

即使是小时候,也不能说是父母使我们发展出这些方法,他们也许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自己要配合这个压力,还是要反抗它,或是忽略它。对成人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感受和行为并不是别人或环境造成的,别人或社会环境也许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不过,是我们自己决定如何对待这些压力,我们还是要对自己的感受和行为负责。

我们做出决定,稍后还是可以改变,我们在早期关于自己和世界所做的决定也是如此,如果有哪些早期决定会使现在的我觉得不舒服,可以探索这些决定并予以改变,再以有效的新决定取而代之。

所以人是可能改变的,并不是仅仅籍著了解行为的旧模式,而是主动决定要改变旧模式,因此得到真实而持久的改变。

治疗合约

如果你是沟通分析师,我是你的案主,双方都对我想得到的改变有责任。这种看法来自“你和我是对等”的理念,并不是倚赖你为我做什么,我来找你也没有带著凡事要你代劳的期待。

既然双方都参与改变的过程,就必须清楚知道各有什么责任,这就是治疗合约的观念。

所谓治疗合约就是理清双方责任的叙述。身为案主,我说明自己希望有什么改变,也愿意为这个改变付出努力。身为分析师,你保证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尽你专业所能来帮助我,也说明这种专业工作该得到多少报酬。

开放的沟通

伯恩非常强调案主应该像分析师一样,完全了解治疗的进展,这种态度是根据“人是好的”和“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这两个理念。

所以在TA治疗中,案主有权阅读分析师的记录,而分析师也鼓励案主学习TA的理论,好让案主在改变的过程中能扮演和分析师对等的角色。

为了便于了解,TA的理论都是用简单的语言就能表达,是大家所熟悉的字眼,如前文所提的父母自我、成人自我、儿童自我、训练游戏、人生脚本、安抚等等。

有些人以为这么简单的语言只能反映出肤浅的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TA的语言很简单,理论却是非常丰富而有条理。有以下各章的内容,读者就会了解。

为改变订合约

伯恩对合约的定义是:双方对明确的一连串会谈,做出清楚的承诺。

詹姆士和钟沃德(Jongward)的定义:合约是指成人自我对自己及对方做出改变的承诺。

合约可以清楚地指出:

双方包括了哪些人?

他们在一起要做些什么?

要花多长时间?

这个过程的目标或结果是什么?

怎么知道已经达到目标?

这个目标对案主有何益处?或者是案主为什么喜欢这个结果?

沟通分析师把合约分成两种:事务上的(或者商业)合约和临床的(或者治疗的)合约。

所谓商业的合约是指双方一起合作时,对费用和事实上的安排等细节所达成的协议。

治疗的合约是指案主清楚设定自己想要改变什么,并确定自己愿意促成这种改变;而治疗师则表达愿意和案主共同努力,以达到所希望的改变,并且表明愿意在过程中投入自己的专长。

四种必备的条件

史坦能认为要订出恰当的合约,必须满足四种必备的条件,这是源自法律上对订合约的要求而来的。

1、双方的同意。意思就是双方都同意合约的内容。不管是事务上的安排或是治疗目标的设定,既不是由治疗师决定,也不是由案主自行决定,而是双方经过协调以后,所达成的协议。

2、合理的报酬。法律上,“报酬”的意思指针对一方花费的时间和专业能力,所给予某种形式的补偿。在事务上,通常是指案主付给治疗师的费用,有时候双方可能同意以其他方式作为报酬,比如案主同意花多少时间为治疗师工作,做为治疗会谈的回报。不管是哪一种形式,报酬的方式必须是经过双方同意,白纸黑字写在合约上。

3、执行合约的能力。不论是治疗师或案主都必须有能力执行合约上的协议。就治疗师而言,必须具有足够的专业能力,促成案主得到想要的改变。就案主而言,必须了解合约的内容,并且在身体上和心理上有足够能力付诸实行,比如脑部严重受伤的人可能就没有能力按照治疗合约的内容来做,再比如一个人在酒精或迷幻药的影响下所签的合约也不能算数。

4、内容必须合法。合约里注明的条件和目标都必须合乎法律的规定,对治疗师而言,合法的意思包括了要符合该专业的伦理原则。

TA强调定合约的最主要原因,是根据其哲学理念:“人都是好的。”治疗师和案主彼此是对等的,所以双方都要分担案主想要改变的责任。

这一点所根据的信念,就是每个人都有思考的能力,而且要对自己的一生负起责任。因为一个人如果决定做出什么改变,一定会影响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所以要由案主自己决定到底想要什么。治疗师的责任则是注意案主所做的决定是否健康,如果有任何问题都要向案主指明。

要让这种责任的划分有实质意义的话,双方就必须把想要改变什么、各自负担什么责任,都清楚地写下来。

合约与隐含的主题

在任何关系里,双方都可能交换暧昧的信息。这种情况特别容易见于个人或机构寻求改变的情形下,因为要求改变,本身就意味著原有的参考架构受到质疑。所以治疗师和案主双方都可能在彼此合作的关系中,隐含了其他意思。合约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使隐含的意思表面化,藉著把暧昧的信息显露出来,订定清楚的合约可以斩断发生心理游戏的可能性,使治疗师和案主都不会陷入戏剧三角形的角色里。

治疗师有自己的参考架构,和案主的参考架构必然不同,所以治疗师会把心里认定的价值观引进来,也就是会有成见,认为怎么样的改变才是对人有益的。如果没有订合约的话,治疗师心里会假定案主的看法和他一致,再加上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自身参考架构的看法,结果在连自己都不清楚的状况下,为案主订下了自以为“恰当”的目标。

如果有这种情形的话,治疗师很容易进入戏剧三角形里的角色,比如一开始就扮演迫害者“督促”案主朝某个方向改变,案主就成了受害者。以鲍勃·葛丁的话来说,没有治疗合约的话,治疗师很可能变成“强暴犯”(意指未经对方同意,强迫对方必须怎么做的人)。

反过来,如果治疗师心里说:“这个案主很明显需要做某种改变,他还没有改变,表示他的处境太糟糕了,必须靠我的帮助才行。”这时,治疗师就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

案主在表面所谈论的主题下,也可能隐含了别的意思。寻找治疗师,表面上是声明自己想要有某些改变(也有人是因为别人希望他有某些改变,而来寻找治疗师的帮助),可是想归想,他还没有达到这种改变,可能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改变,也可能他其实知道,可是心里却抗拒这种改变,在后者的情形下,就会给治疗师暧昧的信息:“我是为了改变来找你的,可是我自己无能为力,得完全靠你了。”或是“我为了要改变来找你,可是谅你也拿我没辙。”

如果双方都顺著隐含的主题进行,就会演起戏剧三角形里互补的角色,而引发扭曲的过程和心理游戏。

合约的重要功能就是防范这种情形于未然,在协调清楚的目标和改变的方法时,治疗师和案主都必须把自己的参考架构拿出来对照,并使双方从成人自我审视原来隐含的意思,而能根据现实状况来评估。既然治疗师和案主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人,所以也不可能在刚刚开始协调时,就把自己所以隐含的意思都摊出来讨论,故此,在治疗阶段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重新协调,看合约的内容是不是有需要修改的对地方。

目标导向的合约

大多数案主来找治疗师的时候,都会带著一个自己想要处理的问题。订合约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把焦点从“问题”转向“改变的目标”。

在订合约的过程中,案主和治疗师都必须先对所预期的治疗结果有个心像,当双方能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导向清楚的目标,自然就会运用自己的能力以达到所想要的结果。这个原则,是所有倡导“开创的视野”(creativevisualization)的学派所根据的。

反之,如果治疗师和案主都把焦点放在“问题”,他们的心像就会建立在问题上面。虽然没有刻意这么做,还是会产生负面的心像,于是把能量都放在检讨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了。

在合约上订立清楚的目标,还有另一个优点“:让双方都具体地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也能评估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所以合约也可以预防案主和治疗师“处理”问题时,经年累月在原地打转。

上一篇: TA及人生
下一篇: 沟通分析谘商技术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