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616262677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成立于1951年,乃是全球历史最悠久、会
   员最多的催眠师协会
  全球最具公信力的催眠协会;拥有10000
   多名NGH催眠导师,遍布30多个国家
  拥有20多万名合格的NGH催眠治疗师,遍
   布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影响力
   最大的催眠协会
  每年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有数百场催眠
   演讲与工作坊,交流最新催眠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教练技术教练技术知识文章内容     [字体: ]
约翰·库缇斯:永远对生活充满最美好的期许!
[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5-31 | 点击数: 21177 ]

我们不要忘记了,这个叫做约翰·库缇斯的人身上带着希腊血统,所以他全身上下满溢着竞争和拼搏的奥林匹克精神。他的运动员气质是天生的。

他从十二岁起就开始打室内板球。同时,他还是一位优秀的举重运动员和轮椅橄榄球运动员。

当他做完了腿部切除手术出院后不到3天,就出现在打室内板球的俱乐部。虽然他经常把其他球员撞到轮椅外面去,有人也会抱怨他打球太狠,但是他也会反驳有些人缺乏献身精神。

当他带着太阳眼镜和蓝色的运动头盔,得意洋洋地出现在赛场上时,小孩子们会立刻叫起来:“看哪,一个会走路的头盔!”他的私人医生这样说道:约翰·库缇斯的个性中有明显的强迫症特点,这也是他生存下来的唯一方式。正是这种生存方式,让他的运动员生涯成绩斐然。

1994年约翰·库缇斯成为了澳大利亚残疾人网球赛的冠军,并作为澳大利亚的板球队的一员被邀请去南非旅行,有幸受到了南非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接见。

2000年,约翰拿到来自澳大利亚体育机构的奖学金时,从竞技体育中退役,为悉尼2000 Paralympic训练,并在全国健康举重比赛中排名第二。离开赛场后,约翰在4个主要的体育机构:板球、橄榄球联盟、足球和橄榄球协会都取得了2级教练证书。瞧瞧,他真的让人值得骄傲。

但是,约翰·库缇斯对生活的全新体验,却是从一次公众演讲开始的。在一次由当地“社团”举行的午餐会上,他应邀做了简短演讲。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为自己打气,尽可能让自己站得高。

结果15分钟的演讲结束之后,他赢得了全场最持久的喝彩。一位女士,甚至哭着跑上来对他说:“非常非常感谢你!”

做完演讲之后,约翰·库缇斯一个人坐在中海岸的礁石上,望着大海,一会儿颤抖,一会儿哭泣。他坐在海边掐自己,还不时大笑。因为在他的一生中,这是第一次,别人不仅仅是盯着他看,而且还真实地听他讲话,并且愿意听。

他的话有分量了,他的观点有分量了,他的人也有分量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当约翰真正开始他的公众演讲事业之后,他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他不同于常人的生理特性会对他的听众们造成一种影响力。但是,如果他不能讲出有价值的话,那么他的演讲事业将会十分短暂,因为类似于“怪物展览”这一类型的演出,从来不会有太持久的票房。

而事实证明,这个没有受过任何公众演讲训练的家伙——约翰·库缇斯,天生拥有着演讲家的风采,他在演讲台上,用手踱来踱去,威武得像一头雄狮!并且,他明白真正的演讲,就是忠实于内心真实的表白,源于内心真正的爱。

不,不,不要放弃

这个世界,充满了伤痛和苦难。有的人在烦恼,有的人在哭泣。而他,约翰·库缇斯清醒地认识到,对于痛苦的命运,人,应该拥抱而不是与之苦斗。

他曾经亲眼看着自己最亲密的伙伴马修,因为畸形的脊椎压迫住了心房和肺部,在夜里睡去以后,就再没能起来。而在此之前,他们还互道过晚安。

好朋友的死,让约翰·库缇斯泪流满面。他陷入深深的自责:“我没能照顾好他。上帝,我能照顾好自己就很幸运了。”并且,他开始想:“我的脊椎也是变形的,那么我的残疾也是致命的吗?”他开始感到恐惧:“我什么时候会死?”

当他问他的父亲:“爸,我会死吗?”父亲对儿子说道:“是的,儿子。我们都会死。”约翰·库缇斯咧开大嘴笑了。父亲,我将爱你到死!

可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正悄悄地向他袭来。1999年的下半年,因为无缘无故的原因,约翰·库缇斯在巡回演讲时,常常不得不跑到卫生间呕吐。有时,他非常非常的疲倦。那一年,他已经成为澳大利亚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正做着自己热爱做的事情,并且他已经订婚正准备结婚。

一个晚上,他感到他的腹股沟处相当不舒服,并且他的左侧睾丸整个地肿起来,一碰就痛。他挣扎着走进医院时,已经痛得不行了。当超声检查报告出来后,医生告诉他,他必须摘除左侧睾丸,因为睾丸错位。

可是在摘除完左侧睾丸的一个星期之后,医生又面无表情地告诉他:“约翰,看来你得的是睾丸癌。”“什么?”他完全惊呆了,“你说什么?!”“恐怕你的另一个睾丸也得拿掉了。”

他的大脑出现了1分钟空白。他所唯一能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孩子,他想要一个孩子!没有时间了,连保存精液的时间都没有了,唯一可以保存的是对生命的珍爱。

可是,当两侧睾丸全部摘除之后,那个该死的医生又跑来告诉他:“对不起,约翰,你的癌症已经扩散了!我们估计你还有12到24个月可以活。”

“你告诉我什么?”约翰又问了一遍。“24个月。”那位医生又一次重复,“你的生命……”约翰·库缇斯听完,爬上了那个家伙的桌子,把桌上所有的东西全撞在地下。

“你给我听着,”他怒吼着,“谁他妈给你这个权利告诉我什么时候死?是你脖子上的听诊器吗?还是你脑袋上的眼镜?我会等我准备好去死的时候才会死,而不是像你这样的人来告诉我,我就得死!”

然后,约翰爬下桌子,转身出门。可是那位医生冲了出来,追上他,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并且那位医生也在哭泣,接着约翰听见他说:“你会打败病魔的,只要有这种心态就会打败病魔!”

约翰听完医生的话,像个孩子一样哭着走了。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念头一直在他头脑里飞转:我就要死了,我要死了!我如何去告诉我的父母?”

终于,他鼓足了勇气把他得睾丸癌的事情告诉了他的父母。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身体轻轻震动了一下,但是仍然平静地说:“约翰,我无法相信。”他说道,“先是你的腿——砰!它们没了。现在是你的睾丸——砰!它们也没了。我担心,下星期我再过来的时候,你就只剩下一个‘头’了。”

约翰听完,咧开大嘴笑了,接着又哭了。但是重要的是,父亲的话,毕竟让儿子在死亡面前又一次笑了。

接下来,是整整一年与病魔的抗争。约翰阅读了大量的关于癌症的资料,他在网上搜索。他什么东西都看。他成了癌症资讯的专家。他四处打听,看看有没有人能给他一些好的建议。

一位痊愈的白血病患者打电话对他说:“听着,就按照医生的话去做,但不要停止生活。”而他从没有停止过。在2000年的5月,约翰·库缇斯结束了治疗,被正式列为癌症痊愈者行列。当死亡离开的时候,他感到了深深的宁静。

爱,爱,永无止境……

总以为,他的爱情会艰苦而绝望,可是他却得到了。2000年,约翰·库缇斯结婚了。在拥有美丽太太丽恩的同时,他还拥有了她太太的儿子——6岁的克莱顿。

他什么都得到了,一切的一切。他咧开嘴,幸福地大笑。你知道笑到脸疼是什么感觉吗?笑得你脸颊抽筋,你想停止大笑,可是你却不断地笑,笑得越来越起劲。生活终于对这个受尽委屈和责难的大男孩子展开了最真实的笑颜!

作为记者,看着他们幸福的一家,心中不仅充满了好奇。为什么这一家人会如此如此的相爱?似乎孩子的笑,他们的快乐,他们的相爱,这才是生活中的唯一、真正需要的唯一。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约翰·库缇斯一次又一次地回过头去,对身边的太太说:“我爱你!”“我爱你!”还是“我爱你!”欢乐贯穿其中,但是至深的痛楚也贯穿其中。也许,他们的爱,每一瞬间都活在死亡的威胁中,爱因此变得更具光芒。

我问约翰:“你们是如何相爱的?你和你的太太。”他又一次咧开嘴笑,望了一眼他那金发碧眼的美人,几乎要乐翻掉。“她一出现,我就爱上她了。我爱上她,凭借的是我的本能。但是,我的太太则需要经过一番挣扎才能爱上我。”

不管怎样,他们相爱了。当约翰回答完这个问题,他们一家三口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对于爱来说,没有比爱本身更重要的东西了。

我问:“最最天真的约翰·库缇斯。你对生活,怀有过仇恨吗?”他想了想,回答我:“有过。生活曾经伤害过我,我起先只有被迫接受。的确,时间可以治愈所有的创伤,但那只是身体上的创伤。心灵的伤害也许会永存我心。”伤害是存在的,唯一能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还是爱。

约翰·库缇斯很爱他的儿子克莱顿,他说:“我的儿子将来一定是一个国王样的人物!”并且他的家庭教育只有一个字:爱!“还有,永远对生活充满最美好的期许!”坐在身边的儿子克莱顿忽然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我们都笑了,而克莱顿更是激动得满脸通红。

忽然,约翰·库缇斯大声地对他的儿子说:“克莱顿,告诉所有的人,你的残疾是什么?”克莱顿一字一句地对我们说道:“我有自闭症、肌肉萎缩症、大脑内膜破损、心肌功能障碍。”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个孩子每说一句话,手和腿都要无法控制地抽动一下。看着这个花瓣一样俊美的男孩子,我的心,骤然疼痛起来。这就是生活的真相吗?

约翰继续沉着有力地说道:“你用眼睛看不到,并不代表那不存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残疾。请你们想想,你的残疾在哪里?”

他说:“正是对残疾的接纳态度,为我打开了人生的大门,造就了我这样一个人。正是这种对生命的态度,让我的太太爱我,让我成为我儿子的父亲。

一个人必须勇于面对,勇于尝试,如果赢了,则赢了,如果输了,就是输了。不管怎样都好过,你一屁股坐在家里面,将一事无成!哪怕我的演讲,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态度,去除一个人的无力感,那我就过了美好的一天。”

这个人,这个“半人”,这个用手走路的人,巍然坐在那里,用他的生命告诉我们:什么是奇迹!当他说完这一切的时候,马上回过头去对他的妻子和儿子说:我爱你!

更多
苏州基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澄湖路888号恒润商务广场(215000)        电话:0512-82101055      13616262677            咨询QQ:40658861
上海分部: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855弄1号青春商务大厦(201199)              电话:021-31608822       13621606003            咨询QQ:40587970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05009121号